坚守化肥,这些肥企“大佬”如何撑起一片天?

2020-07-09 万国图书 阅读

  中国石化联合会日前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经济运行报告》显示,2019年,全国化肥产量和消费量在连续3年下降后出现小幅回升。而在疫情持续发展、各国日益重视粮食安全的情况下,国家有关部门也对今年的粮食生产和化肥供应做出安排。在今年的1号文件中,中央强调粮食生产要稳字当头,稳政策、稳面积、稳产量,释放了鲜明的政策信号。4月20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公告,向社会公开征求对《国家化肥商业储备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意见,旨在保障春耕期间化肥供应与价格基本稳定,满足自然灾害灾后应急用肥需要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尽管国家仍要求化肥农药用量减量,但粮食生产事关国家安全,在新的形势下,化肥行业面临着新的使命、新的征程,就是把农资投入强度降下来、利用效率提上来;把环境成本降下来、生产效率提上来;把人力投入降下来、农民收入提上来,这已经势在必行,也大有可为。

  肥化并举延伸产业链条

  过去几年,化肥产能位居三甲的阳煤化工(600691)、湖北宜化(000422)连续发布公告,剥离低效资产,旨在止血疗伤,改善业绩。

  西南地区的柳化股份(600423)、河池化工(000953)、赤天化(600227,现为圣济堂)、川化股份(000155,现为川能动力)、建峰化工(000950,现为重药控股)等5家上市公司则陆续退出化肥领域,转型为新能源或医药企业。

  与上述几家企业“减肥”或退出化肥领域不同,位于鲁西化工(000830)虽也主动“减肥”,但没有完全放弃化肥,而是依托化肥,逐步向化工新材料企业转型。

  过去鲁西化工也和阳煤化工、湖北宜化一样,通过兼并重组统一了聊城境内的化肥企业,其氮肥涵盖第一、第二、第三化肥厂,磷复肥涵盖第四、第五、第六化肥厂和硝基复合肥。但如此大的化肥产量,让鲁西化工面临着较大销售压力,还存在布局分散、成本高昂、效益不佳等诸多问题。

 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,鲁西化工先是在2010年12月实施三厂全面转型,2016年4月一厂和四厂全面停产,同年9月二厂全面停产。同时实施退城进园一体化工程,在聊城化工产业园建成新的化肥装置,工艺和装备实现升级换代,综合成本进一步降低,而且还获得了18.11亿元的搬迁补偿。

  经过近几年的优化调整,鲁西化工逐渐由传统化肥企业转变成以煤化工、氯碱化工为基础原料的新能源、新材料、高端装备制造公司。目前,鲁西化工虽保留一部分化肥产能,但在全部营业收入中的比重已不足20%,而化工新材料板块则超过70%。根据其发布的年报,2017年和2018年分别生产化肥187万吨和183万吨,化肥板块营收分别占比19.67%、12.96%,毛利率分别为12.59%、14.18%。2019年营收占比进一步降至11.01%。

标签: